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ST康得深水更浑 董事会“切割”大股东能否扭转命运

作者:卢晓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5-15 08:49:14

摘要: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T康得002450.SZ)的百亿资金迷局更加错综复杂。

*ST康得深水更浑 董事会“切割”大股东能否扭转命运

华夏时报(www.14255043.com)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T康得002450.SZ)的百亿资金迷局更加错综复杂。

5月13日,*ST康得宣布从认证为“张家港市公安局”微博发布的信息获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而在此之前,北京银行、中国化学赛鼎宁波有限公司等第三方相继被卷入ST康得的百亿资金迷局。

2017年11月*ST康得市值曾一度逼近千亿,但目前其市值已缩水至137亿元。*ST康得的董事会今年2月已经大换血,新一届董事会与大股东的切割也日益明显。随着钟玉被采取强制措施,上市公司被挪用的上百亿资金还有没有收回的可能?*ST康得的控制权又是否会易主?而在5月14日深交所对其2018年财报连发十二问后,被相继戴星戴帽的康得新面临的将是退市还是翻盘?

更多第三方被卷入

尽管钟玉已不在上市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但他被采取强制措施后,股市的回应是在5月13日和5月14日实?#33267;?#32493;两个一?#20540;?#20572;。5月14日,*ST康得?#24352;?#20110;3.68元,下跌4.91%。

外界认为钟玉此次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或许与其涉嫌挪用上市公司资金有关。《华夏时报》记者从法律界人士处了解到,挪用上市公司资金涉?#26377;?#20107;犯罪。

早在康得新今年年初债券市场爆雷时,大股东就被指责涉嫌挪用上市公司资金。而随着调查的深入,更多第三方被卷入让*ST康得这潭深水更浑。

涉及122亿元的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在这场资金迷局中扮演的角色引人关注。*ST康得2018年财报显示,其账面货币资金153.16亿元,其中有122.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但三名独董对之提出质疑,认为这笔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无法执行,并且北京银行西单支行曾经口头回复“可用余额为零”。

据记者了解,122亿账面资金与可用余额为零间的巨大差距,源于联动账户业务的存在。根据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ST康得等与北京银行签订的《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各子账户的资金全额归集到康得投资集团账户。

*ST康得指责北京银行西单支行隐瞒了货币资金存放问题。此外,三名独董还质疑康得新与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和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违规签订《现金管理合作协议》,?#32929;?#24066;公司与控股股东在资金管理和使用上产生混同,为控股股东?#21152;?#19978;市公司资金开启了方便之门。

5月9日,北京银行总行对外回应称,西单支行与康得新订立的《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是各方依照《合同法》相关规定,本着自愿、平等原则签署。合同订立的行为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但*ST康得在5月10日对深交所的问询回复中还称,西单支行不配合开展进一步调查,公司已向证券及银行监管部门投诉,并在有关诉讼中向法院申请追加西单支行作为被告。

《华夏时报》记者就钟玉被采取强制措施?#35748;?#20851;问题向*ST康得董秘办发去采访问题。但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相关回应。

与大股东切割

上市公司?#26434;?#23454;际控制人钟玉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回应,?#20999;?#19968;届董事会与大股东做出切割的缩影。

5月13日中午,康得新在其官网发布回应称,董事会是对内掌管公司事务、对外代表公司的经营决策和业务执行机构。“自2月27日新一届董事会成立以来,公司一直在规范公司治理的道路上戮力前行。此次事件,并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直接影响。”这份回应还称,公司前期的问题正在逐步理清,并基本明确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今年2月,康得新董事会已进行了大换血。

钟玉和与他长期搭档的康得新原CEO徐曙均?#24904;?#36873;。肖鹏、侯向京、纪福星、余瑶4名新当选非独立董事则?#38469;?#31532;一次进入董事会。

其中余瑶由二股东中泰?#20174;?#25552;名,今年3月就任康得新副总裁的侯向京此前则曾任观致汽车有限公司副总裁、董事长助理。而观致汽车的大股东就是曾经因宝万之争、举牌南玻A、格力电器的宝能集团。宝能目前持有观致汽车63%的股份。此外,*ST康得的监事张宛东此前曾担任过中国南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监事。

新当选董事背后的力量引人关注。由于康得新此前曾在公告中表示,目前没有重大重组或资产处置计划,但正在积极引入战略投资者。外界?#26434;?#23453;能系和中植系是否将要进入康得新一度引发热议。

有?#30340;?#20154;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钟玉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大股东处置上市公司股权和非上市部分资产的?#25386;?#20250;加快。他认为,相?#26434;?#31454;争激烈的光学膜市场,碳纤维业务在汽车行业相对更具投资价值,但大股东的退出路径目前还不?#38376;?#26029;,各方还需艰难博弈。

需要提及的是,钟玉持股八成的康德投资集团目前持有*ST康得24.05%的股份。而这部分股份已被全部冻结。

退市还是翻盘

?#28525;?#25968;月相继戴帽戴星。这对曾经的千亿白马股康得新来?#24503;?#24046;颇大。

2019年1月,因为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康得新触发其它风险警示情形,股票简称由康得新变为ST康得新。而在今年5月,因为2018年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康得新股?#21271;?#23454;行“退市风险警?#23613;?#29305;别处理,股票简称从ST康得新变为*ST康得。

除了资金危机外,*ST康得目前主营的光学膜业务也遭受到负面影响。

光学膜业务在2018年占据*ST康得营收的85%。但2018年财报显示,去年其营收为91.50亿元,同比?#26723;?2.38%。利润总额为3.43 亿元,同比?#26723;?8.24%。此外,其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2.81亿元同比?#26723;?8.66%。

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ST康得业绩继续恶化。?#36924;?#20854;营收为5.37亿元,?#28909;?#24180;同期下滑近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3.05亿元。?#28909;?#24180;同期下滑142.7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仅有881万元,?#28909;?#24180;同期下滑97%。

此外,这两份财报还引发了*ST康得十位董监高人员的质疑。除了三名独立董事外,包括副总裁侯向京、董秘杜文静等在内的7名高管也发表了无法保证年报内容真实?#26082;?#23436;整的声明。而杜文静?#25237;?#33891;杨光裕已经先后宣布辞职。

三名独董还认为,康得新因信息披露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时存在大?#25910;?#21153;到期不能支付本息的违约事项,大部分银行账户及重要资产被司法冻结,因此康得新的?#20013;?#32463;营能力受到?#29616;?#23041;胁。而截至4月16日,*ST康得及子公司涉及诉讼案件122起,累计涉及影响金额超过55亿元。

5月14日,深交所对ST康得的2018年年报也提出了十二问,除了相关财务问题外,?#32929;?#21450;到未能与控股股东保持独立的原因和整改措施?#21462;?/p>

*ST康得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按照深交所的规定,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后,首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继续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深交所有权决定暂停其股票上市交易。

而被大股东?#21152;?#36164;金的*ST康得还有翻盘的机会么?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
三亚电动汽车销售点
2015年排列三走势图 玩时时彩能赚钱吗 宁夏11选5百度推荐 广东36选7开奖公告不正常呢 江苏7位数中奖查询 七星彩官方网 11选5广东下注点 欢乐生肖走势图链接 一码中特大公开 安徽十一选五走遗漏 江西多乐彩前三遗漏 2019上海大师赛斯诺克 500万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 26选5中奖通告 qq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