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標簽

首頁金融正文

徐洪才:解決融資難融資貴首先從源頭抓起,從中央銀行抓起

作者:孟俊蓮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8-11-7 16:39:17

摘要:截至2017年底,民營企業數量已經超過2700萬家,個體工商戶超過6500萬戶,面對如此巨量的民營經濟力量,如何解決融資難融資貴,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總經濟師徐洪才在由新華網于11月2日舉辦的第五屆金融企業社會責任峰會上提出了大膽建議:要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首先要從源頭抓起,從中央銀行抓起。

徐洪才:解決融資難融資貴首先從源頭抓起,從中央銀行抓起

華夏時報(www.14255043.com)記者 孟俊蓮 北京報道

11月1日召開的民營企業座談會為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指明了方向,11月6日,圍繞此次座談會的內容,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接受新華社記者的專訪時表示要“用好‘三支箭’拓寬民營企業融資途徑”,即從債券、信貸、股權三個融資主渠道,支持民營企業拓寬融資途徑。

在回答“今年以來,人民銀行在幫助解決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的融資困難方面,做了哪些工作?”的提問時,易綱透露,人民銀行從宏觀上營造了一個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環境,使流動性合理充裕。年內四次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共釋放流動性約4萬億元,對沖部分中期借貸便利后,凈釋放流動性2.3萬億元。在金融政策方面,人民銀行還聯合多個部門發文,從貨幣政策、監管考核、內部管理、財稅激勵、優化環境等方面提出了具體措施。截至9月末,普惠口徑小微貸款余額7.73萬億元,同比增長18.1%,前三季度新增9595億元,增量相當于去年全年水平的1.6倍。截至8月末小微客戶授信1570萬戶,比上年末增長18.5%。

政策護航在一定范圍一定程度上雖然解決了部分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的融資問題,但是,截至2017年底,民營企業數量已經超過2700萬家,個體工商戶超過6500萬戶,面對如此巨量的民營經濟力量,如何解決融資難融資貴,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總經濟師、經濟學家徐洪才在由新華網于11月2日舉辦的第五屆金融企業社會責任峰會上提出了大膽建議:要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首先要從源頭抓起,從中央銀行抓起。

M2增速低于名義GDP,流動性偏緊

徐洪才是在《增強政策貨幣的靈活性,支持實體經濟的健康發展》的主題演講中發表上述觀點的。他認為,從近幾年貨幣政策工具的選擇以及貨幣供應量增長速度來看,金融市場波動性很大,雖然總體來看是平穩運行的,但是穩中有變,穩中有憂。因此,要針對這些變化,應變施策,調整政策,增強貨幣政策的靈活性。

他說,從去年7月份召開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以來,結構性降杠桿成為一項重要工作,導致了實際的貨幣供應量整體流動性偏緊,具體體現在廣義貨幣供應量的增長速度明顯低于名義GDP的增長速度,也就是實際GDP增速+CPI。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7年GDP增速為6.9%,CPI同比增速為1.6%,據此名義GDP的增速為8.5%。但是2017年全年M2的增速為8.2%,比名義GDP低了0.3個百分點。2018年上半年GDP增速為6.8%,CPI同比增長2%,名義GDP為8.8%,但上半年的M2增速僅為8.0%,M2增速比名義GDP低了0.8個百分點。

7月30日召開的政治局會議把“結構性降杠桿”的提法改成了“穩杠桿”,提出“要把控好結構性降杠桿的力度和節奏”,因此7月份M2增速回升到8.5%,但到了8月份,M2增速又降到8.2%,9月份的M2增速為8.3%。1-9月份,GDP增速為6.7%,三季度當季增速為6.5%。7-9月份的CPI分別為2.1%、2.3%、2.5%,貨幣供應量的增長速度仍然是低于名義GDP的增長速度。

名義GDP增速和貨幣發行量之間是什么關系?

徐洪才表示,2016年以前,每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目標都是要保證當年的M2的增速在12%-13%之間。而當時的GDP平均速度高于7%,再加上2.5%的CPI,名義GDP實際不到10%,低于貨幣發行速度3個百分點。而從上個世紀90年代末到2008年金融危機發生的這段時間,經濟增長速度在9%左右,物價水平3%,名義GDP為12%,實際的貨幣發行速度則比名義GDP高出5個百分點,也就是17%。

“17%的貨幣增長速度支持了9%的經濟增長,金融危機以后,12%-13%的貨幣發行增長速度支持了7%以上的增長。現在呢?只有8.2%、8.3%的貨幣發行增速支持當前6.5%以上的經濟增長。從過去貨幣發行增長速度比名義GDP高出5個百分點到高出3個百分點,再到現在比名義GDP還低1個百分點左右,我覺得貨幣流動性偏緊了。偏緊的結果就是直接導致投資乏力,今年1-9月份固定資產投資增長速度只有5.3%,去年是7.2%,前年是8.1%,總體上是回落的。”徐洪才表示。

釋放流動性要從源頭抓起,從中央銀行抓起

今年以來,央行已經四次下降存款準備金率。按照央行行長易綱11月6日透露的數據,四次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共釋放流動性約4萬億元,對沖部分中期借貸便利后,凈釋放流動性2.3萬億元。但在徐洪才看來還是遠遠不夠。

他認為,從2016年3月1日下調法定存款準備金率至2017年底,這一年半的時間里,向金融機構投放基礎貨幣,釋放流動性主要以逆回購(有7天、14天、28天)、常備借貸便利(SLF,期限一般1-3個月)、中期借貸便利(MLF,期限一般為3個月,有時也有6個月)等貨幣工具來實施。

但是這種投放方式是有問題的。徐洪才分析說,第一有期限的限制,3個月的SLF借出去以后到期又要回來,中期借貸便利錢借出去了,還得回來,滾動操作。第二,更主要的是利率水平偏高,7天逆回購利率為2.5%多一點,3個月的利率為2.7%,半年以上的利率是3.0%。但是金融機構鎖定在中央銀行的存款準備金,在四次降準后仍然鎖定了將近22萬億,而這22萬億的資金,中央銀行支付給商業銀行的利率只有1.62%。由于商業銀行不能夠使用這些資金,不得不采取逆回購、SLF、MLF這些政策工具從中央銀行借錢,但是卻要支付2.5%到3.0%的利息不等。

“這意味著,商業銀行向中央銀行多支付了資金成本至少1個百分點。所以我說要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解決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首先要從源頭抓起,從中央銀行抓起。”徐洪才表示。

他認為,降低存準率來對沖到期的MLF等,是在源頭上降低了商業銀行的融資成本,從而將貨幣信貸資金投放給工商企業,這個源頭釋放的是長期的低成本的資金,有利于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否則,貨幣市場的滾動操作,央行的滾動操作,不可避免地對貨幣市場產生一種干擾,一種擾動。

貨幣政策要因勢調整,M2增速再提升1.5%

從當下的情況看,今年以來,短期的資金利率水平總體上是走低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已經非常接近于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水平,給市場的印象好像是現在不差錢,因為如果差錢的話,錢就會很緊張,利率應該升而不是跌。

對此現象,徐洪才分析說,造成不差錢印象的原因是這里面存在一個結構性的矛盾,即一方面民營企業、中小企業、困難企業融資很難,因為它風險大,很難得到金融機構的信貸資金支持,另一方面,容易得到資金支持的國有企業、大型企業,其真實的貸款需求非常弱,給錢也不要。這就出現了一個深刻的矛盾:國有企業、大型企業不差錢,中小企業、民營企業錢很緊,冰火兩重天。就像一個人的血液很充沛,流動性很足,但是毛細血管供血嚴重不足,出現部分肌體壞死。就是常說的傳導機制并不流暢。

在不搞大水漫灌的情況下,如何進行改革疏導這種傳導機制,讓源頭上低成本投放的基礎貨幣通過商業銀行、金融機構的運作,最終流到最短板的中小企業、小微企業、民營企業?

“我的建議是,把M2的增速在現有基礎上再提升1.5個百分點左右,就是說把M2增速從8.2%-8.3%的現有水平提升到9.3%到10.0%的水平。這不叫大水漫灌,這是一種需要,這是一種現實、迫切的需要。如果不采取這樣一個政策調整的話,我相信明年上半年的日子更加難過,我們要有針對性的調整。這就叫做增強貨幣政策的靈活性,我們不搞大水漫灌,但是因為流動性的環境形勢已經變了,我們就要因勢而變,如果墨守過去還是要降杠桿,要低于這樣一個速度,可能就會被實體經濟以及金融體系明年增加更多的麻煩和隱患。金融市場如果沒有這個前提條件,貨幣邊際不寬松一點,金融市場是穩不住的。”徐洪才說。

那么,開閘放水會不會導致人民幣貶值?徐洪才認為不會,因為政策引導資金到實體經濟當中,消除了大家的疑慮,信心增加了,投資消費增強了,因此人民幣貶值壓力就下降了,就減輕了。

“希望于貨幣政策部門人民銀行要采取措施,應勢而變,因變施策,調整貨幣政策。這不叫大水漫灌,這是在堅持穩健中性貨幣政策的前提下,增強了政策的靈活性、針對性、前瞻性,最終是支持實體經濟平穩健康發展,實體經濟的平穩健康發展是前面“六穩”的前提。”他總結說。

責任編輯:吳麗華 主編:冉學東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4)收藏(0)

評論

三亚电动汽车销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