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標簽

首頁政策正文

從“搶人大戰”到“夜間經濟” GDP增速急轉直下的天津如何挽回頹勢?

作者:劉詩萌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8-11-7 12:50:50

摘要:在和其他號稱“準一線”城市的競爭中,夜間經濟這一新增長點對今年前三季度經濟增速僅有3.5%的天津來說,重要意義不言而喻。將發展夜間經濟列入年度重點工作并加強監督考核,足見得天津尋求經濟新增長點的急迫心情。

從“搶人大戰”到“夜間經濟”  GDP增速急轉直下的天津如何挽回頹勢?

華夏時報(www.14255043.com)記者 劉詩萌 北京報道

從20年前的招商引資到最近的“搶人大戰”,城市戰爭的硝煙從未真正散去。這一次,主戰場輪到了“夜間經濟”。

11月6日晚,天津市人民政府辦公廳發布《關于加快推進夜間經濟發展實施意見》(下稱“意見”),令夜間經濟成為引人關注的新提法。事實上,“夜間經濟”并不是新鮮的概念,據《華夏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最近一兩年內,上海、南京、成都、福州、無錫等城市均推出了促進夜間經濟的相關政策。

“夜間經濟的確是新一線城市發力的點。”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馬亮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夜間經濟可以視為“搶人大戰”的一個延續,年輕人來了,但發現沒什么地方可以去,沒有夜生活,那么就會感到留不住。由此也可以預見到可能的競爭,或許各個城市會像“搶人大戰”一樣跟風發展夜間經濟。

民俗傳統中,天津的特色食物以早餐居多。然而,在和其他號稱“準一線”城市的競爭中,夜間經濟這一新增長點對今年前三季度經濟增速僅有3.5%的天津來說,重要意義不言而喻。將發展夜間經濟列入年度重點工作并加強監督考核,足見得天津尋求經濟新增長點的急迫心情。

弱項發力,打造“不夜城”

《意見》指出,為加快推進本市夜間經濟發展,促進夜間市場繁榮,推進消費升級,激發城市活力,按照提升改造夜間街區、策劃形成亮點活動、創新推廣新型業態的思路,2019年底前打造形成6個市級夜間經濟示范街區,經過3至5年的努力,天津全市發展形成一批高品質夜間經濟示范街區,形成布局合理、功能完善、業態多元、管理規范的夜間經濟發展格局。

其中,6個市級夜間經濟示范街區包括意式風情街、津灣廣場、運河新天地3個精品夜間經濟示范街區、五大道商旅體驗型夜間經濟示范街區以及時代奧城、人民公園周邊2個體現城市活力的夜間經濟示范街區,并要求各區至少形成1個區內有影響、特色鮮明的夜間經濟集聚區。

為此,《意見》還發布了一系列配套措施,如加密夜間運行班次、延長夜間運營時間、優化街面停車位管理、完善水電氣供給、污水收集排放等等。值得注意的是,晚20至24時還將放寬相關擺賣管制,在符合環境保護等相關規定和前提下,對部分路段的夜間經濟街區配套進行規范充實。

馬亮表示,文件中涉及攤販等的寬松管理也是一種進步,至少說明他們存在對城市的意義。并且,還能進一步凸顯城市的宜居性,讓人們“慢”下來,有地方和項目去消費,既促進服務經濟,也提升城市文化品位。

不過,天津此前并不是夜間消費紅火的大城。與上海城隍廟、南京夫子廟和杭州河坊街等景區相比,天津的傳統景區打烊時間都較早,即使像南市食品街這樣的特色小吃街,晚上9點大部分店鋪就都關門了。

餓了么外賣平臺夜宵時段訂單量排名顯示,2017年夜宵經濟最火的10座城市依次是上海、杭州、深圳、溫州、廣州、北京、武漢、福州、廈門和南京。另據一項針對中國338個地級以上城市夜生活指數的市場研究,中國“夜生活”指數前20名的城市中,并不包括天津。

消費,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

相反,天津的早餐文化早已深入人心。特色食物例如老豆腐、鍋巴菜、面茶等,品種豐富到可以連續吃一個月不重樣,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2》就詳細介紹了天津人最愛吃的早點之一——煎餅果子。本地人亦將吃早點看成一種文化或社交,甚至許多北京人會專門乘坐城際列車來天津吃早點。一位本地市民小張對記者表示,天津人吃路邊攤基本只有早飯,晚飯還是習慣回家做。

既然如此,為何要將夜間經濟作為發展的重要方向?

在理論界,NASA夜間燈光圖常常被用來判斷城市的經濟效益,夜間燈光照明較亮的城市往往GDP都較高。實際上,夜間經濟確實對消費起到不同程度的拉動作用。在英國倫敦,夜經濟被稱為第五大產業,提供了130萬個工作崗位,年收入達660億英鎊;而在中國,根據上述餓了么外賣平臺數據,夜宵時段訂單量最多的10座城市當中,夜宵時段訂單量占全天訂單的7%-13%。此前一項城市居民消費習慣調查發現, 60%的消費發生在夜間,大型商場每天18時至22時的銷售額占比超過全天銷售額的50%。

我國許多城市也嗅到了這一發展契機。早在2010年,杭州就啟動了拓展夜間經濟、打造“夜杭州”品牌的系列工程,以武林廣場和西湖文化廣場為中心,總面積約2.65平方公里的武林商圈夜幕降臨后依然燈火通明。上海2017年初宣布要逢周末延長運營60分鐘,目前周五、周六已經有地鐵線路運營到凌晨1點左右。南京也在去年年底提出到2020年,力爭夜間經濟試點區域新增經營性收入占全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達到4%左右,將“夜金陵”打造成全國知名的夜間經濟品牌。

相比這些第三產業增加值、人均生活消費支出較多的城市,傳統工業城市天津的第三產業基礎較淺,其中融資租賃等生產性服務業被作為政府重點培植的優勢行業,而餐飲、娛樂等生活性服務業更為薄弱。2017年末天津市第三產業就業人口比重首次超過六成,同一時間,北京這一數字達到80.6%,南京也有65.1%。

天津發力“消費升級”

意見中特別指出,該意見的實施是為了“為加快推進本市夜間經濟發展,促進夜間市場繁榮,推進消費升級,激發城市活力”。

今年前三季度,去年年底“擠了水分”的天津經濟增速并沒有明顯上升,反而一直呈現乏力。一季度GDP增速1.9%,上半年增速3.4%,前三季度增速3.5%。5月中旬聲勢浩大的“海河英才”人才引進計劃,據官方數據透露,自5月啟動至今,已給8.4萬人發放了準遷證。

一般而言,大量人才的流入無論在投資和消費上都能夠為城市經濟的增長添磚加瓦。但是在天津,人才優勢并未能立刻轉化為生產力,紓解增長困境。反而,天津本地國資企業深受債務危機困擾的新聞層出不窮。

先是天津最大的國有房企、天津國資委實控的天房集團爆出1800億負債。5月,中信信托發布報告,稱天房集團無法說明信托貸款還款安排,存在債務違約的風險。盡管最終天房如期將2億元還款歸還,但其內部債務問題也暴露無遺,集團董事長、總經理雙雙被免職。近期也有地產界內部也消息傳出,稱保利將成為天房的“白武士”,參與其混改方案。

而后,負債1920億的世界“500強”渤海鋼鐵集團經過兩年多的債務危機后,正式進入了破產重整的程序。2010年7月,由天津鋼管、天鐵冶金、天津鋼鐵及天津冶金4家國企組建了直屬天津市國資委的渤海鋼鐵集團,由于未能理順下屬企業關系,又缺乏產品及營銷優勢,最終在2016年深陷債務泥沼。據中國信保第一營業部微信公眾號發布的案例,由于渤海鋼鐵下屬某企業未能向五礦集團交付貨物,也無法退換1億元預付款,經過一年半時間的協商,最終還是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于2017年底支付了4200萬元賠償款。

作為優勢行業的重工業和本地房地產業先后陷入危機,人才引進拉動效應緩慢,天津能否抓住夜間經濟這根“救命稻草”,答案不久就將揭曉了。

責任編輯:徐蕓茜 主編:陳巖鵬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1)收藏(0)

評論

三亚电动汽车销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