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調查正文

共享汽車退押金一波三折? 途歌千萬美元融資難解渴?

作者:帥可聰 陳鋒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8-11-2 19:59:57

摘要:近3個月以來,途歌用戶押金難退的問題屢遭媒體曝光,在社交平臺、網絡投訴平臺上也一直有大量用戶就此進行反饋。盡管在10月初途歌宣布了最新一輪的千萬美元融資,但這并未能緩解其目前的窘境。

共享汽車退押金一波三折?  途歌千萬美元融資難解渴?

華夏時報(www.14255043.com)記者 帥可聰 陳鋒 北京報道

潮水退去,誰在裸泳終將一目了然。共享單車玩家ofo曝出破產重組傳聞之際,共享汽車玩家途歌也正遭遇創立3年來的最大危機。

近3個月以來,途歌用戶押金難退的問題屢遭媒體曝光,在社交平臺、網絡投訴平臺上也一直有大量用戶就此進行反饋。盡管在10月初途歌宣布了最新一輪的千萬美元融資,但這并未能緩解其目前的窘境。

《華夏時報》記者近日探訪途歌北京總部了解到,途歌目前仍在正常運營。而根據其工作人員的說法,目前眾多用戶押金退還延誤的情況或正是源于財務支出壓力。

押金難退窘境愈演愈烈

共享經濟興起的這幾年,最受關注的便是共享單車與共享汽車,而途歌正是后者的代表玩家之一。

根據官網信息顯示,共享汽車品牌途歌2015年7月成立,兩個月后APP在應用市場就正式上線,公司先后獲得了真格基金、拓璞基金、SIG海納亞洲創投基金的投資。其車型包括奔馳Smart、寶馬mini、奧迪A3、雪鐵龍、標致、雷諾等,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成都和西安均已落地運營。

今年10月8日,途歌宣布獲得千萬級美元B2輪融資,該輪融資由海納亞洲基金(SIG)領投,真格基金、凱欣資本(Crescent Point)跟投。途歌彼時對外表示,其累計融資額超5億人民幣。不過,這筆融資似乎宣布得頗為倉促,是否已經到賬存疑。翻閱過往公開資料,記者注意到,途歌此前的5筆融資均公布了具體數字。

而有趣的是,在這一輪融資宣布前10天左右,有媒體曾以《途歌被曝押金難退遭吐槽,近8個月未融資引外界擔憂》為題進行報道。

事實上,途歌押金難退的問題自今年8月以來就開始不斷發酵。《華夏時報》記者綜合多個知名網絡投訴平臺的情況統計,有關途歌押金難退的問題截至目前就至少有上千起,而在社交媒體平臺上的網友投訴更是多得難以統計。這一情況即使在最新融資消息宣布后也未能緩解。

根據使用前的約定,途歌用戶用車前需繳納1500元押金,在最后一筆訂單結算成功后20天即可提交押金退還申請,若用車中未發現違章行為,押金將于7個工作日返還。

數位接受本報記者采訪的消費者均表示,已經遠遠超過了約定的7個工作日退款時間,仍舊遲遲未能到賬。其中時間最長的一位消費者甚至是在9月26日提交的退款申請,已經超過了一個月時間。

廣州的一位消費者還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從未用過車的他在10月14日下午正式提交的押金退款申請,超過了7個工作日仍未能到賬。令他哭笑不得的是,“根本一次沒用過,想著給我老婆練車來的,訂了個車但找不到,客服說是車壞了,拖走了,定位沒更新。”

而除了押金難退外,《華夏時報》記者還發現,一些用戶反映,由于途歌的運營模式需要,用戶可能會墊付汽車加油費,但目前途歌本該報銷的費用也遲遲無法到賬。“一直是今天推明天,但是從來沒有履行。”一名用戶投訴稱。

回應稱公司正常運營

“途歌怎么了?什么時候能退押金?”這是許多途歌用戶目前心中的疑問。然而,他們面對的卻是一部始終難以打通的客服電話,即便偶爾接通也仍舊難以獲得退款。

據一位消費者投訴稱,“在將近20分鐘的等待后好不容易打通客服電話,客服承諾當天就會退還。隨后掛了電話。然而兩天后也并沒收到退款。”本報記者11月1日上午試圖接通途歌客服電話,等待了超過17分鐘的時間才勉強接通,而同時并未能從客服口中獲得正面的回復。

11月1日中午時分,《華夏時報》記者以“幫朋友退款”為名探訪了途歌北京總部,并提交了數位受訪者的注冊號碼尋求盡快退還押金。記者在現場看到,目前途歌仍在正常辦公。

一位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一般是只接待本人。但是您既然因為這事兒已經來了一趟,我們這邊不管是不是本人,不管是不是打電話還是來(公司)的,都是一個處理態度,一定給用戶辦好這個事兒。不管來不來,我們該給客戶退的錢都要退的。”

對于網絡上大量用戶反映無法退款的問題,該名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不是不能退,而是可能有退還方式失敗等別的原因。目前公司有職能客服、運營部門,一切都是很正常的狀態。”

該名工作人員極力否認了公司資金鏈緊張的問題,他對記者稱,“不是的,我們也沒接到準確的通知。可能是客戶的原路退回方式,打款失敗等原因。但決不是您說的這些問題。”不過在與記者的交談中,他也在躲閃的言語中透露,“可能是財務支出比較高,以及支入量……確實在這方面有一些延誤。” 值得一提的是,當日下午,根據受訪者反饋,記者向途歌提供的數位注冊賬號的押金均已悉數退還。

一家創業公司,若非遇到了困難,恐怕無論如何也不會愿意怠慢自己的用戶。而事實上,共享汽車一直以來被視為風口的同時也飽受著質疑,如何良性發展面臨多重挑戰。

速途研究院此前發布的研報就指出,共享汽車的項目不同于其他共享產品,運營難度更高且屬于重資金項目,共享單車和充電寶等產品問世不久就實現了規模化,共享汽車則需要重資金投入,且還需要解決租車點的問題。然而,在擁擠的城市中想要找到合適的安置點并不容易,費用和場地都是挑戰。

在政策方面,盡管在去年8月,交通運輸部、住房城鄉建設部兩部門曾下發《關于促進小微型客車租賃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到鼓勵分時租賃(汽車共享)發展。但在業內人士看來,此后其實并未有明確的利好政策出臺。

分析人士認為,“融資-燒錢-再融資”的模式顯然并不適用于重資產模式的共享汽車行業,如何不斷提高運營效率,加強自身的造血能力,在成本可控的情況下穩步擴張,逐漸摸索出合適的盈利道路,可能是最佳選擇。

責任編輯:秦嶺 主編:夏申茶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2)收藏(0)

評論

三亚电动汽车销售点